首页

故事 - 纯真网络

其他

[民间故事] 乾隆宝座会杀人

日期:2017-7-20

分类:其他

  引子

  民国元年,清帝退位,全北京城都沉浸在欢声笑语中。

  著名京城小吃--京一处烧卖铺在今天更是热闹非凡,人们都争先恐后地要看皮货商郭家和孔家到底是谁"财过北斗",谁能够第一个在京一处当"皇帝"!

  这京一处早年间是个十分寒酸的小吃铺,后因得乾隆钦赐了一块"京一处"的金字牌匾,一时间身价倍增,成了京城中有名的餐馆。掌柜的为感念乾隆帝,同时也为提高"京一处"的知名度,特将乾隆爷坐过的那把扶手椅供在了大厅中,下垫黄土,上铺明黄的锦缎,并且焚香供果,以示隆重。及至民国元年,"京一处"传到掌柜张良才手中。这张良才思维敏捷,极富商业头脑,这天,他突然灵机一动,要利用皇帝宝座来作为噱头招徕顾客,并打出招牌:谁能坐上乾隆宝座,就可以享用一大桌子宫廷中才有的御用菜肴,并有数名伙计扮成太监围前绕后,享受当年宫中的乾隆爷、慈禧老佛爷的富贵生活。

  消息传开后,一时轰动整个京城!

  不久,经历了一场比拼财力的战争,郭家下了血本,力挫孔家,得到了六月初八这首个"皇帝专座"待遇。

  到了六月初八这天上午,订好宝座的郭家大公子带着一大群跟班来到了京一处。这郭家大公子名叫郭富来,是皮货大贾郭宝发的独生子。郭富来点好菜,坐在了明黄毡垫铺就的宝座上,一边品着"宫廷万寿八宝茶",一边打趣说:"朕有些乏了,先眯一小会儿,待菜上来时再叫朕用膳。"

 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,一道道珍馐美味陆续端了上来,一个跟班装腔作势地道:"万岁爷,该进膳了。"说完谄媚地看着郭富来。可郭富来却毫无反应,一动不动地靠在宝座之中。跟班上前轻轻摇动他的大腿,哪知郭富来竟一头倒在了地上!跟班这才感到不妙,用手在他的鼻前一试,惊叫一声:"不好了,郭大公子死了!"

  一、争宝座、连丧二命

  一时间,北京城里"宝座杀人"以及"乾隆爷显圣杀掉不遵礼法的郭富来"等流言四起。

  皮货大贾郭宝发丢了这么一个独子,犹如摘了他的心肝一般,当即就向主管北京城治安的警备队报了案。警备队派来了一个姓王的探长负责此案。

  王探长首先对郭富来的尸体做了检查,并得出结论:郭富来是中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而死的。可这毒的来源一时还说不清楚。紧接着王探长对郭宝发进行了询问,问他在生意场中有什么仇家没有。

  这一问可真给郭宝发提了醒,京城做皮货生意两个最大的商户,一个是自个儿,另一个叫孔向荣。俗话说"同行是冤家",郭、孔两家为了抢占货源、独霸市场曾经多次明争暗斗,一心想挤垮对方。就在两个月前,两家听说京一处要开"皇帝宝座",都跃跃欲试,不争到手,誓不罢休。

  精明的掌柜张良才斡旋于两家之间,使出浑身解数,最后以郭家出六万八千银圆得到了六月初八的"皇帝宝座",而孔家出了六万银圆被安排在六月十八这天。

  到了六月初八这天,郭富来特意绕路从孔家大宅门前经过,而且还请来了鼓乐班子,又吹又打,热闹非凡。孔家也不示弱,派一群跟班、随从、保镖向郭家的人又是泼脏水又是扔果皮、菜叶,孔家的二少爷孔连举爬到门楼上冲着郭富来大喊:"就你那德性,跟我抢娘儿们不说,今天还争着坐乾隆爷的宝座,别折杀了你的小命!"

  没想到郭富来还真的没了命。郭宝发一口咬定:"一定是他们下的毒,王探长,您可得给我儿子做主呀!"

  可是,一晃都七八天过去了,王探长还没有找到孔家毒害郭富来的证据。

  郭宝发终于按捺不住那一腔沸腾的怒火,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去孔家算账。

  哪知孔家早有准备,一帮打手各拿棍棒正在孔家大门外"迎候"。两方一拥而上,挥动手中的武器大打出手,不过一盏茶的工夫,就有几个人躺在了地上,有的头破血流,有的手折腿断......正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,忽听一声枪响,王探长带着一群警备队员来了,这才平息了一场争斗。

  二、斗闲气、复遭奇祸

  且说孔向荣回到家中之后,仍是怒气未消,正在这时,京一处的伙计吴二来了,问后天--也就是六月十八那个"皇帝专场"还去不去。

  "去,怎么不去。我们孔家几辈人都从商,从没干过任何损阴丧德的事。就是真有什么报应的话,也不会轮到我们孔家!"

  六月十八这天,孔家的二公子孔连举带着一大帮跟班还有许多乐手,吹吹打打,招摇过市。并也特意绕道郭家门前,借机耀武扬威一番。

  经孔连举这么一折腾,北京城又沸腾起来,挤到京一处门前看热闹的人摩肩接踵,挥汗成雨。孔连举见这么多人来"观礼",更来了劲儿,摆开了皇帝的架子,一会儿让人扇扇子,一会儿让人上水果,一会儿又叫人献"宫廷万寿八宝茶",把店中的伙计和跟班支使得时刻不得闲。折腾累了,因离上菜还有一段时间,孔连举便靠在宝座上闭目养神起来。

  可当菜已经上得差不多时,孔连举还是兀自躺在宝座之中,嘴角还带着得意的笑,一动不动。他的心腹跟班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。这下,那跟班可慌了神,他小心翼翼用手在孔连举的鼻前一试,惊呼一声:"不好了,二少爷......二少爷他,他死了!"

  不一会儿,警备队的王探长带人赶到京一处。他径直来到了孔连举的尸体旁边,围着那个宝座转了数圈,也没有发现这把椅子有丝毫可疑之处。于是就让人检验了尸体,结果和十天前的郭富来一样,孙连举也是中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而死去的。正当王探长百思不得其解时,猛然看到了桌子上的"描金细瓷盖碗",心中一动:十天前郭家公子死前不也点了这宫廷御用的茶?难道是这茶有什么问题?

  王探长叫人对这茶水进行了一番检查,可是茶水毫无异常。这样一来,孔家投毒杀害郭富来的嫌疑就不攻自破了,可是案子却陷入了僵局......

  掌柜张良才本想通过皇帝宝座来提高京一处这百年老店的名声,可是没料到弄巧成拙,一时间,门可罗雀,八竿子打不着一个鬼影儿。
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自称孙老板的人要出五万银元收购京一处,这对张良才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当天,孙老板留下了五千银元作为定金,相约两天后来接手京一处。

  三、厨房中、暗藏玄机

  两天后,孙老板正式接手。孙掌柜只留下了吴二仍在京一处帮忙,剩下的伙计、厨师都辞了。

  但新的京一处并没有开张,说是要内部装修,却不见有砖瓦木料及各种工匠进出,只有吴二赶着一辆骡马大车,从店中一个劲儿地向外拉黄土,天黑了也不停。大约过了一天,才把店中的土运完。

  第二天,新京一处既没有接着运土、装修,也没有开张营业。就这样,接连四五天都没有任何动静,也没有见到吴二和孙掌柜出现。

  这天,王探长因两次死人的案子毫无线索,就想到京一处看看是否有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,可是在门前敲了半天门一点回应也没有。他叫几个精壮的警员把门撞开,刚一进门,一股恶臭就迎面袭来......接着,他便在后厨发现了一具尸体,死者手中还死死地攥着一块青灰色的布。

  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
热门其他